等想好再写吧。

今天翻立绘突然发现,退退的指尖有红红的指甲油。
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属性,脑补退退穿好出阵服之后小心地涂好指甲整理仪容,让自己看起来更有精气神,小心翼翼地对着审神者说“今天我也有好好打扮自己,请摸摸我。”
我的天他怎么这么可爱!(突然痴汉)
受伤立绘最明显,其他几张也隐约能看见指尖的一点红。
我永远喜欢刀剑乱舞(和大白腿)

【刀剑乱舞】一辆车

※练笔车,清光x审神者
※极化台词过度脑补的产物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审神者有些奇怪的小习惯,比如每当入夏之后,洗过头总是不愿意用吹风机烘干,更乐得随意擦擦再趴床上边玩手机边对着风扇吹。

加州清光拉开卧房门时见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景象。她被子盖的很不老实,一半搭在腰上一半卷在身下,小腿交叠着翘起来,不时随着被逗乐发出的轻笑声晃荡两下。听到他进门审神者罕见地放下了手机,翻下床小跑着迎到他面前张开双臂一把抱住,发梢带着微凉的湿意蹭到他敞露的脖颈上。

猝不及防被这低了几度的发丝贴上,清光敏感地缩了缩脖子,嗔怪道:“主上,你又不吹头发,当心会感冒。”

怀中的人像是没听到,额头抵上...

© 阿阙 | Powered by LOFTER